一種精神

最近又看到網路上有類似對於八千計畫的批評,認為現在還在爬已經不是世界首登的八千巨峰,已經沒有太大意思,不如去爬一些新的路線...。要去攀登國際上的新路線,當然是一件很棒的事,但是這樣就表示八千巨峰已經不值得攀登?已經是過時的遊戲了嗎?

看到這樣的質疑,心中頗有感觸,也藉機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好了...


十四座八千值不值得去爬?其實應該也沒有標準答案,因為答案只在攀登者自己的心中,攀登本身本來就不會是為了外在的目的而去完成,更何況是如此高風險的攀登。

七星山或玉山值得去爬嗎?相信搞不好可能也有些山友會說沒什麼好爬的....攀登每一座山峰,其實都有他自己獨特存在的獨特意義,不是嗎?太簡單的就說某某山已經不值得去爬了這樣的斷語,可能會有點片面了...

當然誰都希望台灣登山者可以首登某某國際名峰,可以在某某國際名山上面開創出新路線等等壯舉,但是,在這些事情成真之前,一步一步的,紮實的累積經驗與能力,不就是為這些可能的夢想在做準備嗎?夢想不可能一蹴可幾的,尤其是台灣的攀登實力與國際的確存在著現實的差距的狀況下。

如果我們可以逐步累積實力,就算是已經有許多人登頂過的八千巨峰又如何?先不講就算是八千的傳統路線也已經具有[相當]的困難度,等實力累積足夠,或許在這些八千巨峰上才有機會嘗試不一樣攀登方式與路線,但是前提就是,一切唯實力而論。

聖母峰值不值得去爬?有人說他已經被數千人登頂過,不值得爬了。是這樣嗎?我不曉得有多少人會認同這樣的論調。更何況就連聖母峰都還存在著許多未開發的新路線與未知的可能,但是如果連最傳統的聖母峰路線,環境與歷史都不了解的話,要去完成新的嘗試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就像七頂峰計畫一樣,從來這些都不是句點,而是另一個起點,七頂峰計畫值得去爬嗎?....我們不會去回答這樣的問題,但是我們選擇直接去實踐,去踏踏實實的完成夢想的每一個腳步與階段。

縱然八千計畫有一些商業的色彩在其中(不曉得這該算是壞事或者好事一樁?雖然我個人是認為好處遠大於壞處...),但是必定也有許多正面的價值與意涵會在過程中發生,端看我們是怎麼去看待這個世界與所有的事情。

20年前,Wolfgang Güllich開創並首攀了人類的第一條9a攀岩路線Action Directe,20年後的今天,難道會有攀岩者說這不是一條值得爬得路線了...早就有人首攀、二攀、三攀、四攀了....嗎?或者會因為手指有受傷的風險而說不值得去repeat這條路線嗎?我想,一位真正熱愛攀岩的攀岩者,如果有機會可以嘗試這條經典路線,是不可能會放棄的,因為,這是攀岩者的夢想,更是對於一位世界級攀岩大師的致敬!

這是一種精神,我很想再強調的重複一次,這是一種「精神」。

而我們也唯有做好準備,才有可能去實現更不可能的夢想,這也是一種「精神」。

我想應該有人知道這樣的「精神」是什麼....

剛好今天已經是2010年的最後一天,希望新的一年,我們都能夠更有勇氣、更有智慧、更有空間的面對眼前的一切。

HAPPY NEW YEAR!! 新年快樂!!

2 則留言:

Jason Huang 提到...

阿展,跟躲在營幕後面的人認真就輸了. 有很多沒決心的人,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去(什麼原因就不管了,反正爬八千不是他/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事,有其他事排在前面),看著別人去很眼紅,當然要出來酸一下. 如果他/她真的那麼有決心開新路線,早就自己想辦法去爬了,或是來找歐都納贊助了. 今天如果歐都納是直接贊助新路線攀登,一定會有人跳出來說"我們連14座八千都沒爬過,怎麼可能去開發新路線?這不是叫隊員去自殺嗎?" 怎麼做都會有人講話,躲在營幕後面講,這要學學李家同,都不要看就好啦. 或者你可以逆向去鼓勵躲在營幕後的同學,"我很敬配你的雄心,不知您想開哪條新路線,可否帶計劃書過來討論,或許公司可無償提供一些裝備,經費的協助"

商業行為的部份,幾乎所有大型遠征都有贊助商啊,不然哪來的錢? 不懂的可以讀"運動贊助" David K. Stotlar 著.

重點是能不能讓台灣登山界的技術,經驗更進步? 有沒有很誠懇在辦這個活動? 其他網路的流言可以不用管他,能心安理得睡覺,多種些稻子比較實在. 網路上什麼人,什麼意見都有,那時台大博士虐殺貓,也有人支持他.....

我們認真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吧,以現在台灣登山界的實力,去開國際級的新路線是自殺的行為. 14座八千計劃很難,好好完成吧,加油.

致豪

ABC工友 提到...

感謝致豪的鼓勵!沒有人不會被綺麗的夢想給吸引的,但是一旦把夢想拉回現實,就需要更大的智慧、決心與能力來繼續往前走了,八千計畫雖然不是世界第一,但對於台灣來說真的是很困難的夢想和計畫,歐都納只是踏出第一步,大家一起努力囉!